返回
第 11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6-18 20:1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11
  林无隅以前经常在街边看到这样的场景——一辆或者几辆电瓶车,几个看上去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或坐或蹲或站,或叼烟或捏着啤酒罐。
  他一直不明白,这种看上去浪费时间极其无聊的聚众活动,到底是在干什么。
  现在他倒是明白了一部分。
  他和丁霁,除了人和车的数量少点儿。
  他坐在电瓶车座上,丁霁蹲在旁边的人行道边儿。
  不能回家,也不想回宿舍。
  聊了几句之后就陷入了不怎么尴尬但是很绵长的沉默中。

  “你能站起来吗?”林无隅问丁霁。
  “为什么啊?”丁霁说。
  “不知道,”林无隅说,“就觉得我俩这样子看着像是等着谁召唤了立马蹦起来去打群架的。”
  “那不会,”丁霁很有经验地回答,“你一看就不是,我看着可能有点儿像,但是我从来不参加出发时己方人数少于十人的群殴。”
  “……为什么?”林无隅有些好奇。
  “废话嘛,”丁霁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你没打过架么?人少目标大,人多了安全,人再多点儿我还可以在旁边玩手机。”
  林无隅笑了起来。

  丁霁的手机在裤兜里开始唱。
  林无隅有些意外地听出来这是赵丽蓉奶奶的声音。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
  “我完了,”丁霁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我妈。”
  “怎么?”林无隅问。
  “忘了跟她说我不回去吃饭。”丁霁说。
  “啊,”林无隅有些过意不去,“要不你接了我帮你解释一下。”
  “解释个屁,”丁霁按了静音,把手机放回了兜里,“没事儿。”
  “回吧,”林无隅说,“我得回宿舍了,一箱行李还没收拾。”
  “那我送你回学校吧。”丁霁说。

  林无隅以前没开过电动车,也没坐过电动车后座。
  今天坐了两回后座,居然还挺有感触的。
  相比之前从家里抱着行李箱回学校,现在坐在后座上,他感觉轻松了很多。
  也许是吃饱了,也许是事情已经不可挽回。
  也许只是因为丁霁粗暴地挂掉了他无法干脆利落处理的那个电话。

  丁霁的车开得很快,身上的T恤被灌满风鼓了起来。
  林无隅把他的T恤扯了下去。
  刚一松手,T恤又鼓了起来。
  再扯,再鼓。
  “你是不是有什么强迫症?”丁霁问。
  “没,”林无隅这次扯着没松手,“你衣服都快兜我脸上了。”
  “又不脏。”丁霁说。
  “我也没说脏啊。”林无隅扯了扯他的裤腰,把T恤下摆塞了进去。
  “你干嘛!”丁霁一脚刹车,警惕地回过了头。
  林无隅举了举手,没说话。
  “你拿了别人的水就喝的时候怎么没这么讲究呢?”丁霁皱着眉,把衣服下摆都塞进了裤腰里,“太事儿了你。”

  到了学校门口,丁霁一边停车一边把自己的衣服又从裤腰里扯了出来。
  这么讲究。
  林无隅笑笑:“今天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丁霁一摆手,“我也没什么事儿。”
  “那我……”林无隅指了指校门。
  “拜拜。”丁霁说。
  林无隅转身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过了两秒又走了回来:“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
  “问。”丁霁看他。
  “手相上能看出来,兄弟姐妹什么的,对吧,”林无隅看着自己的掌心,“那还能看出别的吗?”
  “比如?”丁霁问。
  “比如,”林无隅停了好半天,才看着他说了一句,“还活着吗。”’
  丁霁愣了愣。
  “你那天用铜钱算的,是他前后两年都没在本地,”林无隅说,“那……”

  “生辰八字,”丁霁从车上下来了,拿出了手机,对着林无隅的手拍了一张,又对着他正脸拍了一张,“你哥叫什么?”
  “你是不是借机偷拍我?”林无隅问。
  “来来来,”丁霁把手机递给他,“给你个机会自己删掉。”
  林无隅笑着没接。
  “你哥叫什么。”丁霁又问。
  “林湛。”林无隅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很陌生。
  自从“你哥”失踪以后,这个名字在家里就几乎没有再被人提起,他们一方面觉得林湛是个天才能应对天下所有的困难,一方面又不敢想象林湛的身体状况能健康平安这么多年。
  但不知道为什么,换成“你哥”这个称呼之后,就像是进入了自我催眠,你哥不是林湛,你哥不是那个失踪的孩子,你哥就是那个你永远也不可能超越的人。
  他是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原因,他也是你被忽视的原因,他是你做什么事都会有压力的那个源头。

  林无隅在吵架的时候说得很肯定,也很坚决,一切我说了算。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毕竟也只是个高三学生,他的情绪还是无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行李拿回宿舍之后,陈芒他们几个把放杂物的柜子收拾出来了,腾给他放东西,谁都没有多问,他也没有多说。
  平时他会跟许天博聊,很多事他俩都会聊,会吐槽会抱怨,但这次的事他跟许天博也没有说。
  离考试没有多少天了,他不希望有任何人的情绪因为自己受到影响。
  这两天他复习都找不到节奏,独自坐在操场边,脑子里想要过一过题,几分钟了都无法集中注意力,不得不拿起书,死死地一个字一个字盯过去。

  老林是第四天才到操场上找的他。
  “谈谈。”老林坐到他身边。
  “我过几天就能调整好,最多一周。”林无隅说。
  “没有那么多个一周了,”老林说,“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调整了。”
  林无隅没出声。
  “我本来不想找你,但是不得不找,”老林说,“这次这个事儿的确动静挺大,咱俩也不搞虚的,反正什么安慰之类的对别人可以,对你没什么意义,你这脑子和逻辑我是搞不过。”
  “别拍马屁啊。”林无隅笑了。
  “这要是马屁,你屁股早肿得不能看了吧,”老林笑着搂住了他肩膀,“咱俩就直接说,我去你家跟你爸妈谈了一下,谈话进行得非常不友好,我觉得再聊下去他们能去教育局投诉我,我看他们那边不太能有什么松动了,你家情况特殊。”
  “嗯。”林无隅点头。

  “所以就不管了,你无论哪方面的独立性都很强,他们的态度其实对你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影响你的是你自己,”老林说,“本身你学习和复习的方式就跟别人不一样,你这次调整的时间对于你自己来说,太长了,不是你的风格。”
  林无隅看了他一眼。
  “我只能直接逼你了,”老林说,“还不到一周三模,你回头看看你二模神一样的成绩,你三模不是神你对得起我吗?”
  “林哥,”林无隅忍不住笑了,“我怎么你了?”
  “咱俩什么关系,”老林手指在他俩中间来回划拉着,“什么关系?”
  “师生兼认的哥。”林无隅说。
  “是哥们儿,”老林说,“你高一的时候我可是就说了什么保送什么这个那个的都别找林无隅的,你得给我的执教生涯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方便我以后可以跟别的家长吹牛。”
  “嗯。”林无隅笑着点头。
  “行,我不耽误你时间,”老林站了起来,“我说一句特别正经的。”
  “说。”林无隅看着他。
  “真的没时间了林无隅,”老林说,“加油,你知道自己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什么,但你说过,你的事你说了算,你要负责。”
  “很了解我嘛。”林无隅推了推眼镜。
  “你这句话把你妈气个半死,跟我说了七八遍。”老林说。
  “我说到做到。”林无隅说。

  “你说话跟放屁一样,”奶奶皱着眉,“一点儿准都没有!”
  “我又怎么了,我不就是想你们了嘛,”丁霁躺在沙发里,一只手捧着石向阳那本习题集,另一只手在茶几上拿了支笔算着,“你不想我吗?我回来看看你们,就这待遇。”
  “你就是不愿意回去!”奶奶说,“你爸说你就是不接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他电话?不回家吃饭也不说一声。”
  “我不想跟他们吵架,再说了,”丁霁皱着眉,“今天我一个朋友刚跟家里吵了架出来的,我再当他面儿表演个现场跟家里吵架,不是给人添堵么。”
  “那可不一定,”爷爷在旁边慢悠悠地泡茶,“说不定他一看,还有人跟我一样不开心的,一下就舒坦了。”

  “这话说的,那是我,”丁霁笑了起来,“这人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是新认识的朋友吗?”爷爷问。
  “嗯,”丁霁想了想,“就是我让奶奶帮算个人,就是他哥,结果我奶奶不帮我算。”
  “那你不也偷摸自己算了吗,”奶奶说,“当我不知道呢?”
  “你有空再算算,他这个哥好像……”丁霁拧着眉,“挺影响他的,马上要高考了……”
  “你还知道啊!”奶奶喊了起来,这会儿才发现已经跑题了,赶紧又把话题拐了回去,“不回家!不复习……”
  “哎!”丁霁一下就坐了起来,看着奶奶。
  “复习了复习了,我大孙子脸都累尖了,”奶奶马上捧着他的脸,“你爸妈老冤枉你。”
  “有空帮着算算啊奶奶,”丁霁从兜里拿出了一张纸,“名字生辰八字什么的,要用的都写这上头了。”
  “这什么朋友,认识几天这么上心。”奶奶不太情愿,但还是把那张纸收起来了。

  为什么这么上心。
  不知道。
  上心吗?
  不知道哎。
  丁霁骑着电瓶车往家里赶,高考前这段日子也没多久了,他不想再因为复习的事儿跟父母起争执。
  是因为相似的经历吗?
  也不是吧,林无隅的父母跟老爸老妈不太一样,或者说是相反。
  他们似乎并不在意林无隅。
  而老爸老妈,却是对他寄予了太多的期望,对他有太多不实际的要求。

  也不算不实际,丁霁其实不知道自己的上限在哪里,毕竟他从来没有试过全力以赴。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他只是不想被过度关注,不需要那些完全不从他的角度出发的期待和强行按头的肯定。

  不过说到全力以赴。
  这阵儿算得上是全力以赴了吧,连石向阳给他的破题他都做了。
  虽然他是因为林无隅说了自己也有才去做的,毕竟学神比石向阳更靠谱。
  嘿嘿嘿。
  丁霁摸出一直在兜里震的手机,看清了电话不是家里打来的,是刘金鹏。
  他把车停在了路边,接起了电话:“鹏鹏?”
  “你刚是不是回你奶奶家了!”刘金鹏喊。
  “嗯,”丁霁应着,“现在回我爸妈家,再不回他们要爆发了,说不定会把我赶出家门,然后你就得跟我过去收拾行李……”
  “你东西不都在你奶奶家吗?”刘金鹏说。
  “就你有脑子是吧。”丁霁说。
  “脑子还是有的,好不好用另说,”刘金鹏笑了起来,“你这两天有空去小公园那边找我呗,拿几个西瓜给你爷爷奶奶。”
  “西瓜?”丁霁愣了愣。
  “我表叔弄了几车西瓜,”刘金鹏说,“我帮他卖,就在小公园旁边那个水果街。”
  “行,”丁霁说,“我过两天找你去。”

  刘金鹏给了灵感,丁霁在楼下的西瓜摊上捧了两个西瓜回了家。
  因为随身携带了石向阳同学的习题集,再加上西瓜,老爸老妈的焦虑与怒火被抚平了少许。
  丁霁抢在他们回过神之前进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在开始复习之前,他先拿出了手机,用照片打印机把林无隅的脸和手都打印了出来,盯着看了一会儿。
  知道的他是在琢磨林无隅他哥的事儿,不知道的该以为他对林无隅有什么想法了。
  ……林无隅居然是个同性恋。
  实在让人意外。
  看不出来啊。

  不过他们学校也有,就隔壁班的一个男生,长得挺帅,性格也挺张扬的,每天穿得特别时尚,有时候还会化妆,不少人指指点点,丁霁倒是没什么偏见,高二的时候还替他出头让人闭嘴。
  但是这位没感谢他,第二天见着他居然还绕着走。
  非常气人。
  不过经过社会人士刘金鹏分析,大概是怕有人说他俩有一腿,不想连累他。
  这个悲情的解释丁霁还是满意的。
  林无隅今天也差不多,怕人误会他。
  不过……林无隅并没有躲着他。
  哟!
  丁霁挑了挑眉毛。
  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

  “你想太多了吧?”林无隅拿着手机站在走廊栏杆边,“警察的意思就是我们是那个孩子的发现人,报案人,现在孩子安顿好了,我们想去看就去看,谁还让你去认儿子了?”
  “我说是要去认儿子吗,”丁霁叹气,“你也没说明白啊,我以为警察找我麻烦呢!”
  “……你以前是不是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林无隅忍着笑。
  “你去吗?”丁霁问,“看小孩儿。”
  “我……”林无隅犹豫了一下,他并不想去看这个孩子,不想参观一个以不被需要为开端的生命,但为了不让丁霁认为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他点了点头,“去吧。”
  这个犹豫还是让丁霁啧了一声。
  林无隅叹了口气。
  “你来找我,我开车带你过去,”丁霁说,“小公园旁边那个水果街知道吧?”
  “知道。”林无隅说。

  刘金鹏的这个西瓜摊有点儿残次,因为就卖这一车,所以他只租了个地铺,连个推车都没有,西瓜都堆在地上,就一个小凳子和一个装钱的破兜,还有一张收钱的二维码扔在西瓜堆上。
  丁霁挺不能理解的,刘金鹏平时也不摆摊儿,怎么就能一夜之间找出这么个破兜来,让他看上去仿佛已经蹲在这儿卖了八年水果。
  “还挺甜的。”丁霁喜欢吃西瓜,坐小凳子上没几分钟就啃掉了半个。
  “大东说那还是个男孩儿啊,”刘金鹏说,“没领养出去吗?”
  “估计是有什么病,或者缺陷,”丁霁说,“毕竟大多数人领|养孩子还是因为需要孩子,不是因为爱心。”
  刘金鹏叹了口气。
  丁霁埋头啃了一会儿,余光里看到有人站在了西瓜摊前,刘金鹏也没吱声招呼,不知道是不是还沉浸在对那个可怜孩子的同情里。
  “买西瓜吗?”丁霁只得放下手里的西瓜皮,抬头问了一句。
  “不买。”林无隅站在西瓜跟前儿回答。

  丁霁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和眼神时,就知道自己在林无隅的心中,开始有了质的变化。
  根据分析,收钱的破兜在他脚边,他坐的小凳子是西瓜摊儿上唯一的座位,占据了C位,他还熟练地招呼了客人。
  于是可以得出结论。
  他终于听从了学神诚恳的劝说,从一个游手好闲坑蒙拐骗的半仙儿,进化成了一个卖西瓜的小贩。
  他的人生开始有了一个好的方向。
  好歹算是自食其力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