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1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10 20:21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91
丁霁看了一眼外面的越来越大的雪, 虽然这个时刻来得过于突然,也没有任何预兆, 还是在这样的一个事件之后,但他还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反应超快的。
当然得快,当初的表白与被表白都被林无隅一个人占了,这次要是再让林无隅抢了,这都不是打一架能解决的问题了。
“我爱你。”丁霁在窗户上轻轻弹了一下。
林无隅过了一会儿才笑了笑:“这次我不会抢词儿的, 你明天早上说,我就等到明天早上。”
“我现在已经不那么太要脸了,”丁霁说, “毕竟跟你一块儿呆了这么久。”
“睡吧, ”林无隅笑着说,“明天我带点儿年货过去,你到时下楼来帮着拿上去,就没那么明显了。”
“去哪儿带年货?”丁霁问, “都这会儿了,明天还去跑到商场买吗?”
“我之前买的。”林无隅说。
“之前?我怎么不知道,”丁霁愣了愣, “打算买回你家的吗?”

  “不是,”林无隅笑笑,“是打算买了自己过年吃的,就是点心什么的, 前头住的那个酒店餐厅还有他家自己做的年货,我就又买了一些, 还挺好吃的。”
丁霁没说话,突然觉得很心酸。
如果老爸不是突然抽风,林无隅这个年就得猫在酒店房间里,自己一个人吃着自己买给自己的年货……
“丁霁。”林无隅叫了他一声。
“啊。”丁霁应着。
“别给我加戏啊,”林无隅说,“我过得没你脑子里那么惨。”
丁霁没忍住笑了:“靠,小可怜儿。”
“早点儿睡吧,”林无隅说,“折腾了几天了,今儿晚上睡个踏实觉吧。”
“嗯。”丁霁点点头。

  以前过年,丁霁是很轻松的,从放假开始就每天不着家,在外面疯玩,玩饿了回来就跟着奶奶屁股后头转悠,等吃的,大一点儿了以后玩几天就会被奶奶拎着跟她出去买菜,买年货,永远都买不够,他一边抱怨一边每次都老实跟着,他喜欢这种生活,没有压力,没有太多限制。
就算父母回国之后,这样的日子也没有太多改变,除了他需要被迫回“自己家”住几天,之后依旧是自由自在,老爸老妈工作挺忙,就算是年三十儿,也就是年夜饭前一两个小时才到,有一年还加班,吃到一半了才来,丁霁还挺高兴。
今年过年是他不会忘掉的记忆,是他过的第一个不平静的年。
他甚至没有像往年那样睡到快中午了才起来,没到十点他就起床了,给林无隅发了个消息,就去了厨房。

  爷爷雷打不动出去转悠了,奶奶和小姑正在忙着。
一看他进来,小姑就把他往外推:“你也不是小时候了,这么大个儿往这里头一杵,我们还做不做事了。”
“我帮忙啊。”丁霁挣扎着往砧板前凑,“我看看,有什么好菜。”
“给他吃一口,”奶奶切下一块卤牛肉,“你不让他吃一口他出不去,他能长在门框上。”
“是不是烦死人了。”小姑夹起奶奶切下来的那块卤牛肉,塞到他嘴里,“你一会儿想出去就出去,你爸马上过来了。”
“我不出去。”丁霁说,“我跟他再聊聊。”
“可别了,”奶奶吓了一跳,“我这儿没有多余的门让你踢。”
“他爸那儿也没有多余的门,”小姑说着又看了他一眼,“你另外找个时间也行吧,万一没谈好,这年夜饭还吃不吃了。”
“能谈好。”丁霁说。
“是不是烦死人了!”奶奶说。
“可不是么,”小姑叹气,“烦死了。”

  丁霁也不知道要跟老爸聊什么,他只是觉得事儿不能就这么半截儿吊着,四面不着边儿。
老爸拎着个工具箱进门的时候,他主动打了个招呼:“爸。”
“嗯。”老爸看了他一眼。
接下去就没了话。
老爸进厨房跟奶奶说了两句,然后又拎着工具箱进了爷爷奶奶的房间。
修灯。
丁霁低头掐了掐手指,站起来跟着走了进去。
其实这灯他就能修,比老爸修得还快,老爸就是个书生,这会儿拿个梯子已经站上去了,才又想起来什么东西也没拿。
丁霁过去弯腰在工具箱里翻了翻,拿了个电笔递给他。
“行了,”老爸说,“你要出去就出去吧。”
“我不出去。”丁霁靠到旁边的桌上。
老爸看了他一眼。
“聊两句吗,”丁霁说,“我怕到时人到齐了都不舒服。”
“聊不聊都不可能吃得舒服。”老爸说。

  丁霁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然后再次开口:“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们没在这件事儿上强迫我非得怎么怎么样。”
“这事儿强迫不来,”老爸说,“说实话,也不会让你的人生轨迹往什么不好的方向发展,所以没有必要大作文章,反倒是你这种没规没矩放肆惯了的态度……”
老爸往客厅那边看了一眼,大概是怕奶奶突然过来。
“才是不行的,”他接着说,“你看看你这十几年,根本没有好好发挥自己的水平,根本没有……”
“爸,”丁霁仰起头看着他,“你是不是一直都很规矩很认真才考上的H大?”
老爸看着他,张了张嘴没说话。
“总分也没排第三吧?”丁霁说,“你能做到的,我也做到了,所以我对我的现状没有什么不满,真的。”
“你本来应该更好!”老爸压着声音,有些愤怒地看着他。
“没有这个本来,”丁霁说,“我本来也应该有父母从小陪着,但是没有这个本来,你们有你们的苦衷,所以我不强求。”
老爸从梯子上下来,盯着他。

  “有些话我一直在说,但你们从来没有在听,”丁霁说,“如果是爷爷奶奶,说我这里不好那里应该怎么样,我一定会听话去改的,你知道为什么吧?”
老爸很轻地叹了一口气。
“当然,他们也不会这么说我,”丁霁说,“他俩只希望我开心自在,没有压力地长大,做自己想做的人,过自己想过的人生,他们没有对我有过“本来应该”的规划,所以他们觉得我挺好。”
老爸额角的筋跳了跳,但大概是没有预先准备,一向争论不是强项的他依旧没说出话来。
丁霁也并没有期待他的回应,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下,老爸才有可能听到他说的话,听到他说了两三年都徒劳的那些话。
“爸,他们对你不也是这样吗?一直没有干涉过你的决定,没有决定过你该走什么样的路,”丁霁说,“你所有的选择都是自己做的。”

  “不用说了,”老爸摆了摆手,“我不想跟你争。”
“你不用跟我争,你也争不过我啊,”丁霁感觉这一瞬间自己林无隅附体,“你听我说就行,我就想你听我说,一次就行。”
“听着呢。”老爸咬牙,腮帮子都能看到肌肉鼓了鼓。
“我估计不能成为你想要的那样的孩子,但是你根本也没有……”丁霁脑子都快转疯了也没想出一个温和的词,只好按原词说,“没有权利要求我变成你想要的样子,但是我可以开心地,自在地,活成我自己。”
老爸转身重新爬上了梯子,依旧没拿工具。
丁霁又拿了个改椎递给他:“我说完了。”
“听到了。”老爸拿走改椎。

  丁霁转身走出了房间,老爸应该是认真听了,无论是不是被迫不发作听的,而且也未必能有什么改观,要真是这几句话就能改变一个四十多岁男人这么多年来的想法,那还哪有什么家庭矛盾。
但他要说的话,表达了很久的这些想法,终于让老爸听到了。
就行了。
反正大过年的,不听也得听,听了还不能发火,一大家子人都在,气度还是要保持的。
这就行了。
挺好的。
牛逼!

  “非常牛逼,”林无隅看着丁霁,“你也不怕你爸当场揪了电线戳你身上。”
“那我家今天就吃人肉饺子,”丁霁接过他手里的袋子,“这么大一兜呢?这是……我靠,林无隅。”
“怎么了?”林无隅看着他。
丁霁把袋子拎起来举到眼前看了看:“你这个贪图享受好逸恶劳的吃货,你居然住的五星级酒店?还在五星级酒店里买年货套盒打算自己吃?”
“真的很好吃,”林无隅说,“我最讨厌吃几种糖点心都做得很好吃。”
“我的重点是好不好吃吗?”丁霁说,“我的重点是什么?”
“我住五星酒店。”林无隅说。
“对啊。”丁霁说。
“其实住几天也花不了多少钱,”林无隅说,“你不要用你欠着人钱的状态来考虑我的消费……”
“林无隅?”丁霁打断了他的话。
“不用还,”林无隅马上说,“我爱你。”
“滚蛋!”丁霁听乐了,“听听你这个渣男腔调。”
林无隅笑着搂了搂他肩膀:“上去吗?只有你爸在?”
“嗯,”丁霁跟他一块儿进了楼道,“我妈估计下午才过来,一会儿东西拿上去,咱俩再去一趟小绿豆奶奶家,把小绿豆接过来。”
“抢孩子?”林无隅一听就挑了挑眉毛。
“你劲儿过不去了是吧?”丁霁看了他一眼,“去年小姑一家是在我小姑父那边过的,今年就在这边过。”
“哦。”林无隅点点头。

  丁霁他爸跟昨天见着的时候没什么太明显的区别,脸色依旧,林无隅感觉可能这个人平时对世间一切的要求都有些过于高了,所以永远都带着不太满意的表情。
“叔叔过年好。”林无隅跟他打了个招呼。
“过年好。”丁霁他爸点了点头,有些生硬,但还算正常。
“小神仙来啦,”奶奶在厨房里喊,“来尝尝菜,看味道怎么样?”
“奶奶过年好,”林无隅进了厨房,顿时满鼻子香味,“小姑过年好。”
“过年好过年好,”小姑拿了个碗,夹了一块羊排,“来得正合适,你尝尝。”
“我的呢?”丁霁问。
“你就说你在这儿吃了多少了,”小姑说,“好一个菜你吃一份,都已经吃饱了吧?”
“赶紧吃,”丁霁看着林无隅,“两口吃完了,还要去接小绿豆呢。”
林无隅看了他一眼,拿起碗里的羊排,吹了吹然后直接塞进了嘴里,再往外一抽,把羊骨抽了出来。“哎哟,”奶奶一看这架式,立马往丁霁胳膊上拍了一巴掌,“你催他干什么,这么一大口再烫着了!”
“他又不是傻子,”丁霁搓了搓胳膊,看着林无隅,“你是不是早上没吃东西?”
“吃了。”林无隅含糊不清地说,“走吧。”

  出门的时候林无隅又看了看丁霁他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他俩基本视若无睹。
“你爸这已经算是很好了。”林无隅出了门之后小声说。
“嗯,”丁霁笑笑,“毕竟过年,他要是不高兴,全家都会骂他,我奶奶和小姑骂起人来那真不是一般人扛得住的。”
他俩打了个车,往小绿豆奶奶家去。
林无隅坐在车上,一直看着窗外。
街上的人已经很少,商店也都关了门,地上有散落着的红色纸屑,空气里的炮仗味儿也越来越浓……往年他不太会注意这些东西。
这个时间他差不多都在自己卧室里呆着,外面是什么样的,他不会去关注,他想的只是时间能快些过去,开学了好回学校。
这还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在年三十儿的中午在大街上转悠,闻着过年的味儿,看着步履匆匆却笑得很开心的人。
如果没有碰到丁霁,这个春节,他大概根本就不会回家吧,跟林湛在同一个城市里各自过年。
或者也不会找到林湛,毕竟留下电话的是丁霁。
他转过头看了看丁霁,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丁霁带给他的一切都带着新鲜和希望。

  小绿豆奶奶家有一个小院子,他们到的时候,小绿豆正穿得红通通的在院子里跟一个雪人自拍。
“豆儿。”丁霁过去叫了她一声。
“哥!”小绿豆很开心地跑了过来,“小林哥哥,过年好!”
“过年好!你奶奶呢?”丁霁问。
“里头呢。”小绿豆转身跑进屋里。
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太太拎着她的包带着她出来了:“小霁来啦。”
“奶奶过年好。”丁霁说。“奶奶过年好。”林无隅跟着也叫了一声。
“过年好过年好,”老太太给他俩一人递了个红包,“拿着,不大,别跟我推。”
“拿着。”丁霁点头。
林无隅也接了红包。
“这孩子是?”老太太看着林无隅。
“这是……”丁霁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介绍,毕竟一块儿过年的关系,只说是同学他又有些不愿意。
“这是我姥姥的干儿子,”小绿豆说,“可好了。”
“哦!”老太太点头,恍然大悟的样子。

  带着小绿豆往街口走的时候,丁霁拽了拽她的辫子:“你可以啊?给林无隅直接升了一级啊?”
“叫叔。”林无隅说。
“你闭嘴。”丁霁瞪着他。
“帮你打圆场了不谢我还嫌我,”小绿豆从他手里扯回自己的辫子,“别跟小学生似的老拽女孩儿头发。”
林无隅从刚才就一直忍着,这会儿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笑吧,占了便宜是不是可高兴了,”丁霁看了他一眼,又拎了拎了小绿豆的后领子,“你就不能说这是认的孙子吗?”
“那多不好听啊,上赶着给人当孙子。”小绿豆说。
林无隅笑得更大声了,差点儿呛着。
“你妈还说我烦人,”丁霁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跟着笑了起来,“你才是最烦人的,烦人精。”
“你也不用担心,我奶奶现在记不住事儿,”小绿豆叹气,“转头就忘啦。”
“下回见着她,她要是问,我就找你算账。”丁霁说。
小绿豆没理他,蹦着往前走了。

  “叫个车吧,”林无隅拿出手机,“这附近也没看到出租。”
“走过去得了,”小绿豆在前面一边蹦一边说,“也没多远,走走吧。”
“你不冷啊?”丁霁问。
“还行,”小绿豆继续蹦,“我蹦着呢,你看我头上是不是冒热气儿了?”
“你戴着帽子呢。”林无隅说。
小绿豆抬手想摘掉帽子,手都摸到帽子了,又放了下去:“算了,我帽子带了好半天了,头发肯定乱了。”
“哎哟,现在小学生这么讲究。”丁霁转开头,乐了好半天。
“你俩冷吗?”小绿豆转身后退着蹦。
“不冷。”林无隅说。
“那就走吧,”小绿豆张开胳膊,“没有人的街,街上所有的空气啊,雪啊,都是你一个人的,这样的机会一年就只有一次哦。”
“我靠,”丁霁愣了,“你哪儿学的这一套一套。”
“这是生活感悟,”小绿豆说,“你不懂。”
“行,我不懂。”丁霁点头。
小绿豆退着蹦了几步之后突然问了一句:“你俩情人节怎么过啊?”
没等他俩回答,小绿豆已经转身往前跑了。

  “怎么过?”林无隅转头看着丁霁。
“不知道啊,”丁霁想了想,“我压根儿就没想着情人节这个事儿。”
林无隅刚要说话,他又赶紧追了一句:“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就是说我我我我没想着……”
“我知道。”林无隅笑着搂住他的肩。
“那怎么过?”丁霁问。
“不过,”林无隅说,“这日子吧,收礼物以及制造安全感和回忆用的,这些我们都不缺。”
“礼物我还是缺的。”丁霁说。
“从你欠我的钱里扣出一千,你想买什么就买去吧。”林无隅说。
“今天这钱我不还上我过不好这个年了!”丁霁掏出手机。
“别啊,”林无隅一把抽走了他的手机,“我有一个目标。”
“什么目标?”丁霁问。
“让你成为欠人钱一辈子都不还的人,”林无隅边乐边说,“你以后老了嗝儿屁了的时候我给你写上,这人欠我钱,一辈子也没还。”
丁霁笑了起来,仰起头看了看天:“行吧,就这么写。”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