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4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13 20:33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94
“你们宿舍还能进去人偷东西吗?”林湛问。
“进不去, 访客都要登记了带进去的,”林无隅说, “这就是自己人干的,只是不知道是我们这几个屋的,还是别的屋进来的。”
“自爆式盗窃啊,”林湛说,“怎么想的。”
“谁知道呢。”林无隅摸了摸怎么办的头。
“那你回去吧, ”林湛说,“检查一下你那些什么套儿之类的丢没丢。”
“……那个锁柜子里了,”林无隅感觉有点儿神奇, 不知道林湛是怎么能这么平静如水一点儿都不尴尬地突然跟他说起套子, “我也不介意别人知道。”
说不定就是在赶他走,林湛说话一直挺直的,也从不会掩饰他更愿意一个人待着的想法。
不过今天他并不打算就这么聊几句就走,他哪怕一句话也不说, 也要在林湛这里猫够一小时。

  “照片还看吗?”林无隅晃了晃手机。
“嗯。”林湛重新凑到了他旁边,看着手机屏幕。
林无隅感觉也就是自己这种平时不爱拍照的人才能这么跟人一张张的一块儿看自己手机里的照片,像丁霁那样整天咔咔的, 翻着翻着就指不定能翻出什么来了,自己上厕所都被他偷拍过。
不过他的照片也就是这次过年的时候拍得有意思一些,翻完之后,就是他以前的照片, 多半是接了活出去飞的时候拍的,一些随手拍的风景, 设备细节,或者是备忘。
他本来觉得看完过年那些热闹的照片,林湛应该就没什么兴趣了,但他发现林湛看他以前的那些照片也看得很认真。
“这是哪儿?”林湛问。
“咱们东郊出去那条路,你走之前应该是土路吧,”林无隅说,“后来修了,这条路一直开,第二个村子。”
“风景还挺好的。”林湛说着又往后翻了一下,“这什么?”

  “我的鞋,”林无隅说,“都沾上泥了,我突然发现有点儿像一张桌子,旁边坐了两个人……”
“是有点儿,”林湛随手从旁边顺了个本子出来,拿铅笔在纸上飞快地画着,“挺有意思的。”
林湛很快画出了一只鞋,鞋上有溅起的泥浆,泥浆连起来的部分变成了桌子,再往上一些有飞溅的泥点子,大一些的画成了酒瓶和杯子。
“这个打算做出来吗?”林无隅问。
“不一定,想到了就画下来,没准儿以后能有什么灵感呢。”林湛飞快地把小人也画了出来,飞在空中,然后在旁边写了一行字。
藏起来的世界。

  “我快过生日了。”林无隅突然说。
林湛看了他一眼:“还差不多十几二十天呢,不是三月底吗?”
“嗯。”林无隅点点头。
“我要送你礼物是吗?”林湛问。
“嗯。”林无隅还真没这么跟人要过礼物,如果没有认识丁霁,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这样“撒娇”,但毕竟丁霁不在旁边,“撒娇”对象也不是奶奶那么和气可爱的老太太。
林湛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又问了一句:“想要什么?”
林无隅垂下眼皮看了看他手上的画。
林湛飞快地把本子合上,扔到一边,又拿了本书盖了上去:“这个做起来很麻烦,不行。”
林无隅笑了笑。
也许是为了避免跟人有任何多余的交流,林湛会把话说得特别直白清晰,没有迂回也没有委婉。
“那就把这个画全画完了给我吧,”林无隅一连串不带停地说着,就怕说慢一点儿会因为不好意思而说不下去了,“再做个相框,方便我放在书架或者挂墙上,不用画得特别复杂。”
林湛过了一会儿才回答:“好吧。”
林无隅松了口气,但马上又想起来还有件事儿要麻烦他……

  “啊,”林无隅转过头看着林湛,“就是……”
“啊?”林湛捏了一块橙子,“还有什么啊?”
“我还要去一趟你工作室,”林无隅说,“借用一下那台雕刻机。”
“去吧,”林湛说,“那个你直接找覃维宇就行。”
“嗯,”林无隅点点头,“我给丁霁他奶奶做个小牌子的钥匙扣。”
“送个钥匙扣给老太太?”林湛愣了愣,“老太太的钥匙扣不都是那种电话线一样的绳子么,防丢的。”
“……这个老太太不一样,”林无隅笑了,“她看到丁霁的那个牌子了,想要一个钥匙扣,美羊羊的。”
林湛大概是被惊着了,挑了挑眉毛。
“我就说给她说了寄回去。”林无隅说。
“嗯,”林湛继续吃,“让覃维宇帮设计一下吧,弄得炫酷一些,多亏老太太了。”
“是。”林无隅看了他一眼。丁霁家的事儿他没跟林湛说过,他怕林湛会多想,但林湛还是靠一句话猜到了。
至于能不能再猜到这里头的前因后果就不知道了,林湛并没有多问。

  丁霁手机响了一声,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林无隅发过来的消息。
-我现在跟林湛去吃饭,吃完就回学校,宿舍还丢了什么别的东西没?
丁霁看了一眼坐在小客厅里的几个人,飞快地在手机上戳着。
-我们屋就是钱,吕乐也是钱,李香香的播放器,还有小宝的A椎,你先吃饭,回来再细说
“这事儿先别声张,”吕乐轻声说,“现在知道丢了东西和钱的就咱们几个,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万一真是……”
“就是他,”李瑞辰说,“上学期我就听到过他打电话,说钱什么的。”
“钱什么?”吕乐问。
“我没细听,谁管他钱不钱的啊,”李瑞辰说,“我要知道会有这事儿,我那会儿就多听两耳朵了。”
丁霁猛地想起来上学期他和林无隅回宿舍的时候,也听到过刘洋打电话,说什么谁也不欠谁之类的。
“瑞辰的播放器挺贵的,”何家宝说,“上回是说五千多是吧?”
“嗯,”李瑞辰应了一声,“其实谁要跟我借钱,四千多也不是不能借,但偷拿我东西,就是一百块我也不爽啊。”
李瑞辰的播放器不像何家宝的鞋,一眼能看出价值来,他那个播放器看上去特别丑,一打眼就一百块的东西,要不是上回熊大问过,他们宿舍的人谁也没想到那个不起眼的小东西这么贵。
偷这个,如果不是个音乐发烧友,那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宿舍的了,毕竟他们宿舍的人都知道这东西值钱,二手也能卖不少。

  “要不我私下先问问他?”吕乐说。
“这怎么问啊?”何家宝说,“你是不是拿宿舍里的东西了?还是宿舍里丢了钱和东西,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你这么问能问出个什么来,”李瑞辰笑了,“你是不是傻。”
“……我其实就是……想这么问的。”吕乐说。
“先别问了,”丁霁说,“怎么问都没用,现在反正大家的意思就是给他留点儿面子,先不报管理处,那就盯着点儿,看他有没有什么异常,最好找到直接证据,什么也不用问了,证据一甩,让他写个欠条,然后就可以逼债了。”
“听起来很过瘾啊,”何家宝搓了搓手,“我还没有逼过债。”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现在吴朗和熊大丢没丢东西还不知道,”吕乐说,“等他们晚上回来了是不是问一下?”

  “别问,”李瑞辰说,“万一……现在我们也都是在猜,反正我们几个丢了东西都找你说了,他俩丢了东西肯定也是先找宿舍老大哥说。”
“我也不老吧,”吕乐说,“我还没有吴朗大呢。”
“老大哥是一种气质。”丁霁问。
“……我不老。”吕乐坚持。
“小老弟,”李瑞辰说,“你等等看晚上吴朗和熊大会不会找你,如果不找,也就不说了,可能也不会全偷,那也太明显了,熊大跟他本来就有仇,知道了万一冲动了拉都拉不住。”
“好,”吕乐点点头,“那现在这事儿就先到我们几个这里,先看看情况,你们丢了钱的,如果不够钱用了,可以先问我借。”
“不至于,”丁霁说,“就是我奶奶给的钱,她总怕我路上不带点儿现金万一手机丢了就得饿死了。”

  林无隅丢的钱多一些,除了奶奶给的路上用的钱之外,他收的压岁钱没有全存上,留了三千在包里,说是纪念,存了再取出来就不是这些钱了。
“收个压岁钱还搞得这么有仪式感,”丁霁躺在床上,枕着胳膊,“现在好了吧,都丢了。”
“也没全丢,”林无隅从柜子里扯出一条运动裤,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叠钱,“这儿还有一千。”
“哎哟……”丁霁翻了个身,抱着枕头忍不住笑了,“你怎么回事。”
“我感觉柜子也被翻过,”林无隅手撑着柜门,盯着里面,“跟我放衣服的习惯不一样了,叠起来的裤子我都是一条裤腰冲里,一条冲外这么摞的,这样不会歪,现在上面这两条裤腰都冲里了。”
“柜子不是锁着的吗?”丁霁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柜子跟前儿,往锁眼儿里瞄了瞄,“如果是刘洋,他还会开锁?”
“是不是感觉受到了挑衅?”林无隅看着他。
“说实话这锁也就那么回事儿,”丁霁叹了口气,“都不用捅锁眼儿,门缝这儿插个铁丝进去勾一下就能开了。”
“我还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儿,”林无隅关上柜子,搂着丁霁,两个人慢慢晃着走到了窗边,他把窗帘拉开了一条缝,“还好被偷这几个家里经济状况都还可以,要不还等什么“再看看”,还留什么面子,今天晚上就得鸡飞狗跳了。”
“是啊,”丁霁笑了笑,偏过头,“跟林湛吃饭吃得怎么样?”
“还行吧,”林无隅说,“就是也没说什么话,主要就是吃了……对了,今天我问林湛要了生日礼物。”
“可以啊,”丁霁有些吃惊,“都学会跟你哥要礼物了?”
林无隅笑着没说话。
“他答应了吗?”丁霁问。
“嗯,”林无隅点点头,“不过打了折扣,我想让他做一个模型送我的,他不干,我就只好退一步,要了个画。”

  丁霁笑了半天:“也行了,模型多麻烦啊,你看他的视频,做一个模型一堆工序。”
“有就行了,”林无隅说,“我说的时候都有点儿不好意思。”
“你亲哥,”丁霁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你呢?”林无隅凑到他耳边小声问,“要送你媳妇儿什么礼物?”
丁霁啧了一声。
“保密啊?”林无隅问。
“没想好呢,我又没有一个工作室里有雕刻机的亲哥,”丁霁说,“我顶多给你买点儿什么,说不定就给你在那家披萨店买个年卡让你天天去吃。”
林无隅笑了起来:“都行,你买一箱小气球让我天天……”
“滚!”丁霁转过头瞪着他,捏着嗓子,“你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
林无隅笑得差点儿呛着。

  丢东西的事儿暂时没有了动静,吴朗和熊大住一个屋,他俩都没丢东西。
丁霁感觉这事儿基本可以肯定是刘洋干的了,他跟熊大不对付,熊大那屋要真丢了东西,甭管是不是刘洋偷的,肯定都会嚷嚷着是他偷的,很容易就被闹大。
所以他甚至拿了跟自己同屋的何家宝的鞋,也没敢动熊大那个屋。
丁霁叹了口气,脑子还是不好使,而且技术也不怎么行,要真有技术,也不能全在自己宿舍偷了。
接下去的几天,他们都在观察,别人能观察出来什么,丁霁不确定,但他都不用看第二眼,扫一眼就知道刘洋有问题。
这人一向没什么表情,回宿舍如果大家都在客厅,他肯定会一脸“你们最好别吵着我睡觉”的不爽样子,但这几天丁霁都没再看到他有这样的表情。
虽然只是一个很细微的变化,也能证明这人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底气不足。

  “他这两天总出去打电话,”何家宝吃饭时候跟他们几个凑在了一块儿,“消息也特别多,有时候半夜还有。”
“会不会是欠了谁的钱啊?”吕乐说,“别是什么果贷啊。”
“他那样的果照能借出来个屁的钱。”李瑞辰很不屑。几个人都笑了。
吴朗和熊大这会儿也端着饭过来了,他们没再继续讨论下去。
“你们食欲恢复了没?”熊大问,“我过完年到现在,顿顿都吃不下什么东西,过年吃顶着了。”
“恢复了。”林无隅一边吃一边说。
“你就没顶着吧。”吴朗说。
林无隅笑了起来:“还真是。”
正边吃边聊着,丁霁的手机响了一声,有消息进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这谁啊?”
“嗯?”林无隅凑了过来。
丁霁把手机往他那边偏了偏:“应该是我们班的,但是没说过话。”

  -丁霁,有时间吗,方便出来聊一下吗?
林无隅愣了愣,往四周看了看:“这是孙琳吧?”
“怎么了?”何家宝问。
孙琳是他们班最漂亮的女生,活泼直爽,但是跟丁霁几乎没说过几句话,丁霁对她的唯一印象就是人挺好的,上学期分组作业没有人跟刘洋一组,她主动拉了刘洋到她们小组。
“没,”丁霁笑笑,“看消息点到好友列表,突然看到这个头像有点儿陌生。”
“孙琳的话不奇怪,”何家宝笑着说,“一天换八次头,我每次看到她头像都愣一下,这谁啊?”
-有什么事吗?
丁霁回复了一条。
“说到孙琳,”熊大说,“听说刘洋上星期给她写信了。”
“什么信?”何家宝问。
“你傻吗,表白信,”熊大说,“还能什么信,还能是绝笔信吗?”
“这你都知道?”吴朗问。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熊大很得意地一仰头,“主要是他就在女生宿舍楼跟前儿给人家的信,这年头写信表白本来就挺特别的,好几个女生都看到了。”
“他还能干这种事儿呢?”吕乐很吃惊,看了丁霁他们几个一眼。
不怪吕乐吃惊,如果刘洋偷了东西,还能顶着全宿舍都可能已经知道了的压力去跟女生表白,这种心态实在是有点儿迷。
-当面说比较清楚,我在三食堂小卖部门口,你吃完饭过来一下吧

  “丁霁。”吃完饭一帮人往外走的时候,林无隅搂住了丁霁的肩膀,“我提醒你啊。”
“我知道,”丁霁说,“提醒个屁。”
“你最好专一点儿,”林无隅恶狠狠地压低声音,“你可是有媳妇儿的人,这种桃花就得果断点儿掐掉,咔嚓!不留后路,不给机会,不让人误会。”
“知道了。”丁霁看了他一眼,“媳妇儿这事儿过不去了是吧?”
“过去了,”林无隅一挥手,“现在你是我媳妇儿了,我媳妇儿现在要去会别人了……”
“酸死了。”丁霁吸了吸鼻子。
“我现在就是一颗柠檬,”林无隅说,“你最好把事儿给我处理好。”
“等一下,”丁霁看着他,“万一人家不是呢?”
“不是就最好啊,”林无隅也看着他,“怎么您还挺失望?”
“滚!”丁霁推开他,往小卖部那边走过去,“你在喷水池那儿等我一下吧,一会儿去操场溜达一圈儿,我吃撑了。”
“好,”林无隅往前走,“闻着柠檬味儿就能找着我了。”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