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00 章
首页
更新于 19-09-19 19:48
      A+ A-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

  
100
山顶上看风景还有点儿早, 漫山遍野的绿色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但大家还是挺有兴致, 在山顶呆了挺长时间。
林无隅和丁霁把山头上差不多所有的地方都转了转,还在山背找到了另一个亭子,看样子是以前建的,比观景台那个旧得多。
“来张合影,”丁霁说着把自己的包往地上一扔, “就坐这儿。”
“这个破亭子吗?”林无隅看看了,亭子一圈的围栏椅子都已经脱色,他们站着的这一边, 连围栏都已经不见了, 只剩了条凳一样的椅子。
“嗯,脸冲外边儿坐,多有感觉,”丁霁拉开自己的包,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我们一直在。”
林无隅笑了笑, 坐到了椅子上:“怎么拍?”
“早知道应该让你带个无人机出来。”丁霁说。
“我才不背,背那个爬山……不,背那个跑山,我得累死。”林无隅看着他。
“那我们就只能将就一些了, ”丁霁从包里抽出了一个自拍杆,“用点儿大众款的玩意儿吧。”

  “你背了个自拍杆出来?”林无隅有点儿吃惊, “还这么……那么多小的自拍杆,你干嘛买个这么大的?”
“不懂了吧,我平时不带它,它是有专门用途的,”丁霁把手机往杆头上一卡,开始往外抽杆子,“你看着,这个绝对是你从来没有见过的。”
丁霁每说一句都往外抽一截,抽啊抽啊。
林无隅就感觉手机离自己越来越远,杆子都开始有些弯了,他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这是个钓鱼杆改的吧?”
“好,”丁霁晃了晃杆子,手机在远处跟着晃了晃,“这杆子一米八,牛逼吧?能拍个大全景。”
“……犀牛。”林无隅点头。
“帮我把着点儿,”丁霁说,“这玩意儿俩手抓着都晃。”
“你平时用它拍什么?”林无隅问。
“就没用过,”丁霁突然笑了起来,“我买回来以后就被震惊了,一次也没用过,人群里一打开,绝对是最蠢的那一个。”
林无隅看了看手机已经很小的屏幕:“这个取景,你要说是无人机拍的也不是不行……”

  “过奖过奖,”丁霁拍了拍他的腿,“来,胳膊肘撑膝盖上,一块儿看镜头。”
“那还怎么抓这个鱼杆?”林无隅问。
“一人一只手抓着,”丁霁说,“腿挨着点儿就能顶着了。”
“……行吧。”林无隅点了点头,按丁霁说的摆好姿势,丁霁的手抓着杆子,他抓在丁霁手稍前一些,这样看上去像是手握在一块儿。
“别看镜头了,”丁霁盯着镜头看了两眼,“太蠢了,跟怎么办讨吃的时候一个样。”
林无隅开始笑。
“别笑,”丁霁看着他,“沧海桑田。”
林无隅绷了一下脸,没到一秒就偏开头又乐上了。
“林无隅?”丁霁啧了一声,“控制一下行吗?这么抓着杆儿很累的啊。”
“不好意思,”林无隅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笑得停不下来,“太好笑了。”
“我骂人了啊!”丁霁发出警告。
“你等等,”林无隅再次偏开头,“我酝酿一下啊……”

  丁霁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屏幕,发现就林无隅现在偏开头的姿势非常帅,他迅速也往那边偏了偏头,按下了快门。
“好了。”林无隅转回头看着他。
丁霁又按了几下快门:“好,一块儿低头看脚。”
林无隅很配合地低下了头,然后啧了一声:“我鞋好脏啊,刚跑山路弄的吧,都是泥。”
丁霁低着头没说话,只是肩膀开始抖。
“别笑,”林无隅学着他的口气,“沧海桑田。”
丁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成这样,拿着杆儿的手都笑得有些发软。
好在镜头离得远,他俩轮番狂笑不止,但他一直在按快门,只要不是丑成灰了,按个千儿八百张的,总能找到几张好看的。

  下山的路上丁霁就开始挑照片,林无隅提醒了几次看脚下,他都没听。
林无隅只得一路都抓着他胳膊。
“干嘛非得这会儿弄啊?”林无隅问。
“咱俩真帅啊。”丁霁说。
“所以?”林无隅说,“就咱俩,每天都能看到,你还需要这么争分夺秒吗?”
“那倒不是,”丁霁看了他一眼,“我就喜欢这感觉,就……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让我摔的那种感觉。”
“行吧,”林无隅笑了笑,“你玩你的。”

  下了山,社团的人还是一块儿坐车回学校,有些想逛街的就半路下车。
林无隅和丁霁没上车,他俩决定直接打个车去游乐园附近吃点儿东西然后玩一个下午的。
“注意安全。”社长跟几个不跟车走的人交待了一句。
大巴车开走之后,林无隅叫了个车,跟丁霁一块儿坐在路边等着。
“给你发一张看看效果,”丁霁说,“你就知道我这个摄影指导兼后期有多强大了……你说我再挑几张让林湛帮我修图,他会不会骂人?”
“他不会,我觉得覃维宇会骂人,修图和视频后期都是他弄,”林无隅点开了丁霁发过来的照片,挑了挑眉,“这张还可以啊。”
照片加了怀旧滤镜,他俩坐在破亭子的栏杆上,看着对方,阳光从斜上方打过来,略有些灰暗的画面里带出了一片浅变的明亮。
“可以吧?”丁霁有些得意地吸了吸鼻子。
“嗯,”林无隅点点头,把照片设成了屏保,“要没那个钓鱼杆儿就更好了。”
“所以我说要找林湛,”丁霁说,“咱们都拍的是全身,每张都有这个傻逼钓鱼杆儿。”

  “你找他啊,”林无隅说,“我不找,我怕他直接说不行。”
“他要是说不行,你就耍赖啊,”丁霁说,“你亲哥,耍个赖都不敢么?”
林无隅看着他。
丁霁也转过头:“他小时候对你是不是还挺好的,见着面以后是不是对你也还挺好的?”
“嗯。”林无隅点点头。
“你也没必要当一个完事的孤儿,有个哥多好,你俩是对方唯一的亲人,”丁霁说,“林湛那个性格,你要不耍耍赖,他这辈子都不一定会主动理你,你没发现么,他工作室的同事,全是性格特别开朗的,我看着都应该是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闷点儿的跟他估计得零沟通。”
林无隅看着丁霁。
“听进去了没啊。”丁霁问。
“听进去了,”林无隅说,“我特别喜欢你这么一本正经地指点我。”
“得了吧,学神什么脑子,”丁霁说,“谁指点得了学神啊。”
“你啊。”林无隅说。

  游乐园今天人巨多,附近的餐馆都是满的,不是得排队,就是得拼桌,他俩在附近转了一圈儿,最后只能先买了两个路边支个摊儿卖的汉堡。
“反正也不能吃太饱,”林无隅说,“万一进去给我颠吐了呢。”
“就是。”丁霁点头,“你还恐高。”
“我不恐高。”林无隅说。
“上回也不知道谁攥我手攥得把自己手心儿都掐破了。”丁霁一边啃着汉堡一边说。
“是你指甲掐进去了。”林无隅说。
“我使劲了吗?没有,”丁霁说,“谁使劲了?你。”
林无隅笑了半天:“行吧,我是有点儿害怕。”
“不是有点儿。”丁霁纠正他,“你就是特别非常害怕。”

  特别非常害怕的林无隅进了游乐园,首先就拒绝了跳楼机。但是这会儿人太多,所有的项目都排着长队,只有跳楼机因为跳得快,排队的人稍微少一些。
他俩都讨厌排队,于是又转回了跳楼机跟前儿。
“跳吗?”丁霁问。
“跳呗。”林无隅说。

  排了差不多半小时的队,他俩终于坐到了跳楼机上。
“你说,”跳楼机往上爬的时候,丁霁凑到林无隅耳朵边,“那天刘洋跳下去的时候,是不是就跟一会儿那种感觉差不多?”
“你问他啊,”林无隅说,“他说不定过两天就回来办休学手续了。”
“得了吧,可别再刺激他,”丁霁说,“我真希望他找个好点儿的心理医生好好聊聊,要不他那个状态,这辈子都毁了。”
“你还挺操心。”林无隅笑笑。
“我心软,”丁霁晃了晃脚,“你们那天都没跟我似的那么拉着他,我一松手,他就下去了,那种感觉真是……”
林无隅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请专注我。”
“哦。”丁霁笑了,捏了捏他手指,“鱼宝宝不怕。”
“还有,别晃腿了,”林无隅小声说,“我看你晃腿看得肠子抽筋。”
丁霁笑得不行,嘎嘎乐着。
林无隅本来还跟着他一块儿乐,跳楼机突然在顶上停下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了,都没有渐渐消失的过程。

  其实下落并不见得有多可怕,毕竟时间短,等待下落的过程才最可怕,你不知道到底哪一秒的时候,会突然……
“啊――”林无隅跟四周的人一块儿发出了惊恐的吼声。
这次因为没有了压力,他吼得特别放肆,特别痛快淋漓。
感觉自己吼出了一嗓子美声。
跳楼机停下之后,他转过头看了看丁霁。
丁霁居然拿着手机,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是咔咔咔一通连拍。
“你这就很过分了啊。”林无隅笑了起来。
“惊恐万状的无隅哥哥,”丁霁笑着说,“非常可爱。”
“我看看。”林无隅凑了过去。
“你看,瞳孔都还没缩回去呢,”丁霁把手机递给他,“太可爱了。”
“删了。”林无隅凶狠地说。
丁霁没理他,迅速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我饿了。”林无隅下了跳楼机,还没走到路上,就摸了摸肚子。
“吓的吧?”丁霁问。
“随便,”林无隅说,“反正就是饿了,我要吃点儿东西。”
“去超市看看吧,外面的餐厅都是满的,里头餐厅人更多了。”丁霁说,“买个泡面吧?”
“好。”林无隅立刻同意了。
刚走了没两步,他手机响了。
拿出来看到是吕乐的电话时他有些意外:“怎么吕乐还给我打电话呢?”
“学校有事儿?”丁霁停下了。
林无隅接起了电话:“吕乐?”
“你们社团活动结束了没有?”吕乐的声音很低。
“结束了,怎么了?”林无隅问。
“刘洋回来办手续,”吕乐说,“现在在宿舍呢。”
“……又闹了?”林无隅有些迷茫,听吕乐这态度也不像是闹起来了,但要没闹起来,刘洋回宿舍拿个行李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他坐了半个小时了,”吕乐说,“东西也收拾完了,也不走,说是要等你回来。”
一直凑在旁边听的丁霁听到这话的时候立马吓了一跳:“他要干嘛?”
“不知道,看上去还挺平静的,”吕乐说,“就是说想跟林无隅说几句话,我说林无隅社团活动去了,他说他等。”
“我靠,”丁霁皱着眉,“这什么意思?”
“你回不回来都没事儿,”吕乐说,“我就告诉你有这么个事儿,宿舍人都在,他要有什么异常,我们就直接报告学校了,李瑞辰分析,是不是那天你说带他赚钱了,他回来找你拜师呢。”
林无隅听着吕乐一本正经地说出李瑞辰明显开玩笑的一句话,忍不住笑了:“行吧,我现在回宿舍,大概得一个小时吧。”“好。”吕乐应着,“我们盯着他。”

  挂了电话之后丁霁看着他:“真要回去?”
“嗯,”林无隅皱了皱眉,“我要不回去,他一直在宿舍等着,宿舍别的人什么也别干了,不合适。”
“……行吧,”丁霁看了看手机,“回就回,看看他到底要干嘛。”
“或者……再玩一会儿?”林无隅说,“大老远过来,就跳了个楼……”
“没事儿,咱俩还怕没机会出来玩么,”丁霁想想又啧了一声,“刚要不玩跳楼机估计就不会把刘洋勾出来了。”
林无隅笑了起来,搂住丁霁的肩。
他其实并不在意刘洋好了还是没好,回去也就是因为刘洋要找的是他,但现在受影响的是宿舍的人。
只是刚才丁霁随意的一句话,他还是听得出来,那天的事儿在丁霁那儿还是留下了一些痕迹,丁霁的确是心软,无论怎么样,面对真的是想死的刘洋,他还是希望这人能好起来。

  宿舍的门开着,屋里的气氛非常凝固。
林无隅进去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明显松了口气的感觉。
刘洋坐在他自己房间的床上,宿舍几个人都在,连周末回家了的熊大都又回来了。
“怎么样?”丁霁低声问。
“还行。”李瑞辰轻声回答,“一直也没说过话。”
林无隅脱了外套,准备往刘洋房间过去的时候,丁霁抓住了他的胳膊。
“嗯?”林无隅回过头。
“你那个,”丁霁拉着他没松手,又回头看着李瑞辰,“钥匙上那个,给我。”
李瑞辰愣了愣,拿出自己的钥匙,从上面取下了一把折叠小刀,放到了丁霁手上:“你连这个都看到了?”
“你们钥匙上有什么我全知道。”丁霁把刀塞到林无隅手里。
“可以啊你。”熊大说。

  林无隅把刀放到裤兜里,走进了刘洋房间。
“找我?”他站到刘洋面前。
“关一下门吧。”刘洋说。
林无隅回身把门关上了:“有事儿就说吧。”
“我看了两回心理医生了,”刘洋说,“聊了挺多的,你们不用害怕我。”
“我没怕过任何人。”林无隅说。
刘洋抬起头看着他:“你看不起我对吗?所有人里只有你是真的看不起我,别人可能是讨厌,害怕,同情,只有你是看不起。”
林无隅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是。”
“为什么?”刘洋问。
“因为你什么也没为自己做。”林无隅说。
“你为自己做了什么?”刘洋问。
“所有。”林无隅说,“你能想到的每一点,我都为自己做到了,你没想到的,我也做到了。”
刘洋没说话。
林无隅弯下腰看着他:“我不想刺激你,但是你有些事儿你得知道,没谁欠你什么,你父母家人,同学朋友,你自己欠你自己而已。”
“我也未必看得起你,”刘洋说,“你这种狂妄。”
“我不在乎,”林无隅说,“别人的态度跟我没有关系,但是你在乎,因为你知道自己什么也没为自己做。”
刘洋冷笑了一声。

  “十分钟了吧?”丁霁看了看手机。
“八分钟。”吕乐说。
“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丁霁轻手轻脚走到门口,把耳朵贴上去听了听,又走回沙发旁边,“他俩打坐呢么。”
何家宝笑了起来:“这会儿了你还这么逗。”
“不然怎么办,”丁霁说,“我也不能哭啊。”
“没事儿,”李瑞辰说,“真要有什么事儿,刘洋也不可能是林无隅的对手啊。”
丁霁正想说话,刘洋房间的门打开了,林无隅走了出来。
大家一块儿看着他,都半张着嘴。
刘洋也走了出来,背着一个大包,也没看大家,也没说话,径直走到门边,然后头也没回地走了出去。

  “哎,”吴朗往沙发上一倒,“这是真走了吗?”
“是。”林无隅点点头。
“关门关门关门。”李瑞辰一连串地说,“关了门好说话。”
林无隅过去把门关上了。
“跟你说什么了?”丁霁问。
“说他看心理医生了,好多了,”林无隅说,“说我看不起他但他也看不起我……”
“……这算什么鬼?”熊大愣了,“然后呢?你怎么说?”
“瞎扯了几句,我也没说什么,就让他为自己真正做点儿什么,”林无隅说,“也不知道能不能听进去,估计这么说几句没什么用,回去能配合医生就行。”
“行吧,能这样也可以了,没吵没闹没骂人。”丁霁说。
“他说谢谢大家。”林无隅说。
“靠,真的?”熊大震惊了,“道谢了?”
“嗯,但是应该是不好意思当面说,”林无隅说,“他不一向这样么,谁也不理。”“人设倒是不崩。”李瑞辰啧了一声。
“还谢谢丁霁拉了他。”林无隅看着丁霁。
“嗯?”丁霁有些意外,愣了愣之后靠在了墙上,“真不容易。”
林无隅看着他笑了笑。
丁半仙儿这个观察能力还是没到顶级。
要不就是自己的蒙人水准有大幅度提高。

  “正好人都在,”吕乐拍了拍手,“下周林无隅生日的事儿讨论一下吧,有多少人,去哪儿吃,可以订桌了。”
“这还要讨论?”林无隅说。
“每个人的生日都得讨论,”吕乐说,“咱们宿舍感情好。”
“来来来。”熊大招手。
大家一块儿围着茶几坐了一圈。
林无隅坐下的时候有点儿想笑。
丁霁捏了捏他的手指。
“别搞小动作,”熊大说,“讨论呢认真点儿!就你俩有手可捏吗?气谁呢?”
“那你捏一个。”丁霁笑着说。
熊大看了一圈,指着李瑞辰:“手给我捏一下。”
“不了吧。”李瑞辰迅速往旁边一靠。
“又不是真的!”熊大瞪他。
“真的我早抽你了。”李瑞辰说。
一帮人全笑了。
吕乐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来吧捏我。”
一帮人突然默契爆棚,在熊大伸手的同时,所有人都伸出了手,往吕乐手上胳膊上一通狂捏。

  

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下一章